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最强教官在都市 > 第126章 失望

第126章 失望

“我要是说那些财产都是马飞主动送给我的,你相信吗?”思思抬起头來,笑吟吟的看着对面的慕容白。

思思笑容妩媚,慕容白脸色铁青,两个人的脸色此时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信?我信你笨蛋…”慕容白终于忍不住了,嗖的站了起來,气势汹汹的瞪着思思:“思思,做人要低调,咱们港九这些年始终安定就是因为港九的规则限制,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现在的做法已经严重违背了港九的规则,嘿,秦爷就在这里,他老人家曾经可是亲自参加过港九规则的制定,你这是在和整个港九为敌。”

“哦,是吗?”思思一挑眉,毫不在意,随后目光一转落在居中的秦爷身上,抿嘴一笑:“慕容白说的这些话,秦爷也认可么?”

“这……”

秦爷的老脸一红,很尴尬的看着思思和慕容白,一时间沒有开口,不是想开口,而是不敢开口,现在的事情已经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甚至,此时秦爷心里已经在大骂慕容白了。

你笨蛋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跟我提前说清楚,你早跟我说明白了就是打死我也不会來蹚浑水啊,这特么是我能管的了的吗?你们这是死仇啊?你真是太看的起我了…

可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來都來了,总不可能装作什么都沒发生抬屁股走人吧,那样的话,估计以后自己也别想在港九立足了。

想到这里,秦爷心里又狠狠的咒骂了慕容白两句,这才强自镇定的呵呵一笑:“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看你们两个当事人,我老了,芊芊丫头刚有句话说的不错,现在的港九已经不是我那个时代了,虽然我曾经参与过王爷对港九规则的制定,可是规则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嘛,你们说是不是?”

“我是你笨蛋啊是…”

慕容白气炸了肺了都,差点指着秦爷的鼻子大骂出來,真想一把掐死这个老不死的。

最关键的时候秦爷竟然完全站在了思思一边。老家伙这话说的真洒脱啊,一句与时俱进就把责任撇干净了,跟他沒关系了,可是你想脱身也不能这么说吧,你这么说不是直接把我推火坑里去了吗?

秦爷也很无奈,他清楚的看见了慕容白眼中的火焰,却只能假装沒看见,低下头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开始装孙子,心说:你们掐吧,我是管不了,也不敢管,我就当什么都沒看见。

“王叔……”

万般无奈,慕容白把唯一的希望都放在了和什身上,和秦爷不同,这两年他可是给这王叔不好好处,否则今天和什也不会冒着风险來到这里给他撑腰。

慕容白倒不是一定要王叔帮助自己,事实上他也清楚目前在场的几个人唯一能出手帮助自己的是就只有那个说话不靠谱的秦呵,可是秦呵却绝对不会帮自己,就算他真的愿意出手慕容白也不敢让他出手,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室,他还沒那么脑残。

至于秦爷和王叔,则根本沒有帮助他的实力,慕容白将两个老前辈请到这里的目的也不是要他们出手,只是要他们一句公道话,只要秦爷站在自己一边,帮助自己说一句话,说思思错了,那就够了,那样他就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上,到时候他有一万种办法可以让思思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來。

可是关键时刻秦爷却装起了孙子,所以慕容白只能指望和什了,虽然和什的地位远不能和秦爷相比,可毕竟也是前辈不是,慕容白只要和什帮自己说一句话他就可以借題发挥。

可是让慕容白差点半疯的是,和什听见他叫自己,竟然吓得脸色一白,想也不想的马上就摇头道:“你别找我,我也帮不了你,你给我十万我一会就退给你…”

慕容白的脸色现在已经不是气的铁青,而是气的在不断的变來变去,显得花里胡哨的很是精彩,愣是气的一口鲜血差点沒吐出來。

和什比秦爷还不如,不但不如,说话更让他抓狂,等于明摆着说出了自己是给出好处让他來做帮衬的。

“王叔倒真是个实在人啊…”思思忍不住抿嘴一笑,看不出是在夸奖还是嘲讽,不过此时此景,任谁都知道夸奖的成分不多。

和什苦笑,本來就红的脸色又是一阵通红,然后很尴尬的转过头看向秦爷,露出求助的目光,这脸打的,“啪啪”响,偏生他还不敢反驳。、他现在比秦爷还后悔,他也不知道慕容白和思思是这种死仇,更不知道思思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把慕容白的根本给断了,秦爷还只是觉得自己被骗了,可和什此时却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地雷上,而且还是随时都会爆炸的那种。

这种生死阵仗哪是讲数就能解决的。

秦爷的脸皮很厚,既然装孙子就已经决定装到底,对和什的目光根本视若无睹,只是低垂着头眯着眼睛在那里吞云吐雾,仿佛世外高人似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意思很明显: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别找我…

慕容白彻底死心了,他算的彻底看出來了,秦爷和和什是完全指望不上了,这俩人现在的样子比孙子还孙子,估计自己再追问一句,俩人都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见人了。

既然不帮自己,慕容白干脆不去再看两人,而是在犹豫了下转头看向了正在和周天雄说的热火朝天的秦呵,看着秦呵那张瘦黑的面孔慕容白也很无奈,甚至感觉到一种悲苦,话说他平时是根本看不上秦呵这个家伙的,虽然秦呵跟自己一样在港九地位超然,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求助这个家伙,哪怕明知求助秦呵就等于引狼入室,他也沒有任何办法。

“杜老大,这件事你怎么看?思思已经触犯了港九地下世界的规则,这是明摆着的事儿,这么多年港九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慕容白脸色勉强挤出一个热情的笑容,还真是难为他了,这半疯的状态下竟然还能装出这种笑脸來。

“既然是明摆着的事儿,那你还问我作什么,?跟思思有仇就该怎么做怎么做啊,难道你还要我帮你报仇?”秦呵转过头來,一脸的不可思议。

随后想起什么,马上又转过头对着周天雄不好意思的笑道:“周天雄兄弟,不好意思,我这人说话沒把门的,刚刚直接喊弟妹的名字你可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不生气。”

周天雄苦笑道,他现在也很无语,这段时间慕容白在那绞尽脑汁的想要拉去同盟和支持者不好受,周天雄同样头大如斗,他真想不到秦呵一个黑帮老大竟然是个八婆嘴,抓着自己就说个不停,沒完沒了的也就算了,关键是这家伙实在是个大老粗中的大老粗,还偏生喜欢拽两句文,说出十个词语愣是沒一个用对的。

不过周天雄却并沒因此小看了秦呵,相反,对秦呵他心中反而生气了一种敬畏,甚至是警惕,秦呵是粗人不错,沒文化不错,却并不代表这个家伙笨,更不能说他的脑袋不好使是个傻瓜…

英雄不论出身,在秦呵这里就是最完美的写照,一个笨蛋粗人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秦呵现在的地位的。

尤其是此时,秦呵明显是在故意的跟自己套近乎,这让周天雄对他更加重视,直觉告诉他这个秦呵肯定是察觉了什么,否则绝对不可能对自己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这么热情,不但热情,简直是热情的有点过头,如果不是周天雄故作冷淡,估计这家伙都能拉着周天雄磕头拜把子了。

“哈,我就知道我沒看错人,周天雄兄弟就是大度,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弟妹能跟你简直是她的福气。”秦呵哈哈笑道,脸皮厚度让周天雄都叹为观止,开始还说思思跟自己是自己的福气,现在已转口就变成是思思的福气了,这秦呵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杜老板你也很大度。”周天雄淡笑道,然后忽然冒出一句:“杜老板今天來这里,慕容白一定也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周天雄只是随口一问。

却沒想到秦呵竟然想也不想的点头:“周天雄兄弟你是明白人,你问这废话做什么,他不给我好处我能跑这儿來?我吃饱了撑的?我也不瞒你,他给了我五十万,让我给他做个见证,不过我现在发现跟周天雄兄弟你真的太投缘了,那五十万算个什么,怎么能跟咱们的感情相比,一会我就还给他。”

“还给他,这样不好吧,那你不是亏了?”周天雄似笑非笑,沒想到秦呵竟然毫不掩饰的说了出來。

“吃个屁的亏,五十万能交到周天雄兄弟你这个朋友,别说五十万,就让我倒赔五十万我也愿意啊,哈哈。”秦呵笑的很豪爽。

这边说的热火朝天,那边的慕容白却快真被气疯了,这是自己的地盘,别墅也是自己的,甚至整个小岛也是自己的,可是现在他却有种感觉,好像自己在这里才是一个外人,根本就沒人正眼搭理自己。

“杜老大,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能反悔?”慕容白几次深呼吸才把心里的火气压下去,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呵。

“我答应你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

慕容白被气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可就是笑了起來,被气的:“杜老大,你少跟我装傻,你这一套滚刀肉的伎俩去跟别人耍,你当我慕容白是什么,别忘记了,这些年,咱们之间有多少合作,还有……”

慕容白还沒说完,就被秦呵一伸手打断了。

此时,秦呵脸上的笑容瞬间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种阴冷和残忍,刷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如同一只猎豹般直视着慕容白的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冷笑:“慕容白你傻、逼了吧,说这些有用吗,你是刚出道还是沒断奶呢,你**现在连根本都沒了,还跟我谈个屁的合作,要谈合作我也是和我弟妹谈,你现在屁都沒有,你算个鸟毛啊,叫个屁啊,叫…”

举座震惊。

包括周天雄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满脸不屑和一脸子的彪悍匪劲的秦呵……

翻脸这么快,而且这么彻底的,秦呵绝对是第一个。

看着面前一脸子恶霸气息的秦呵,周天雄轻轻皱了下眉头,眼前这个秦呵可绝对不是表现的那么简单,就连这次翻脸也像是早有预谋一样,否则绝对不会这么彻底。

事实上周天雄猜的不错,此时的秦呵真是被逼的,越是跟周天雄扯淡他就越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一般,而且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也越來越强烈,尤其是在看着思思凌厉不屑的眼神,秦呵心里咯噔一声,尤其是在慕容白亲口说出马飞死了而且马飞名下的产业都已经到了思思的名下这件事后,秦呵知道自己今天真笨蛋了,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地域,谁來谁死。

秦呵虽然是个大老粗,可是却并不代表他真傻,相反,他的脑瓜比很多人都精明,反应都很多人都快,否则他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所以,他很果断的选择了阵营,那就是思思,只是他讨好的对象却选择了周天雄,直觉告诉他,这个青年就算不是思思的男人,在思思的眼里也绝对不一般,只要自己跟跟这个青年处好了,至少今天就可以全身而退,至于今后……

谁他么知道以后的事儿,秦呵还沒那么多的想法,他目前只想能够安全的离开这座小岛。

“呵,呵呵……”

慕容白冷冷的看着一副滚刀肉嘴脸的秦呵,然后忽然笑了起來,笑声越來越大,最后直接大笑起來……

直接把屋子里几个人都笑傻了……

这家伙在笑什么啊?

慕容白的声音带着一丝自嘲,可是说到后來却是越來越冷,最后目光一转落在了秦爷和和什两个人脸上,对秦呵,他或许失望,但是却并不寒心,毕竟秦呵跟自己只是利益关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天经地义,要是今天的场景两个人换个位置,自己或许比秦呵做的更过分,真正让他心寒的是秦爷和和什两个老前辈,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俩人竟然选择了沉默,甚至秦爷说的那些话等于是反插了自己一刀,慕容白也明白秦爷那句话不是针对自己,只是为了撇清他自己的关系,可是那一刀却实实在在的插在了自己心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