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 第837章 断尾蜥蜴

第837章 断尾蜥蜴

同时夏清风也看到抹上这种药膏的士兵,脸上的痛苦表情明显减轻,很显然,这种药膏还具有一定的麻痹作用,止疼效果。

“魔法师大人,你这药膏是用什么制作的,需不需要魔法呀?……”

夏清风看到这么神奇的药膏,忍不住发问。

“原来是信使大人呐,我这个是异世界特产的一种草药为主药,另外还要加入其中几位草药和一种叫做断尾蜥蜴的血液制作出来的。这里面缺一位不可,尤其是断尾蜥蜴的血液。这种蜥蜴只有异世界有,到了这个世界以后,我还没有发现过。它的血液有一种特殊的恢复能力可以让伤口迅速的愈合。这断尾蜥蜴自己就会经常将尾巴断掉。来逃脱敌人的抓捕。……”

“很有意思,那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中,这种药膏是不可能制作的了。……”

夏清风对这个魔法师讲的有些疑惑。

“不可能的了,这种药膏是从异世界带过来的,用一点少一点。就算是在这世界有断尾蜥蜴,但那几种草药是不可能有的了。……”

原来如此夏清风有些失望地摇摇头,这些药膏虽然神奇,但对于他来说,一点儿半点儿的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如果能够量产的话,那才是能够提升自己那些幸存者战斗力的。

所以夏清风听到这个魔法师的话以后,对着药膏也就失去了兴趣……。

正领着哈克和那个伪装成信使的机械士兵,在伤员区晃荡的夏清风,被一个异世界士兵喊住。

“信使大人,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先生请你去赴晚宴。……”

“赴晚宴?赴什么玩意?……”

“当然是庆功宴了,信使大人,今天我们可是打了大胜仗,晚上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大人。要举行盛大的宴会。特意让我请信使大人们过去参加。”

既然是宴会,夏清风当然要去参加。于是领着哈克和冒牌儿货信使一起。跟着那个人类士兵向外走去,离开了这片宽阔的伤病区。

“主人有宴会参加吗?太好了,我早就想离开这里了,这里太臭了。……”

哈克跟在夏清风身后,他根本就不喜欢这些伤病区,这里血腥味儿,腥臭气,早就让他待不下去了。要不是夏清风坚持呆在这里,恐怕他连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几个人顺着街道向前走去,夏清风,看到居然是向回走。很显然,宴会的地方还是在原先的占领区内……。

走了将近十几分钟,夏清风看到这个异世界士兵,居然将自己领到了一个ktv的面前。这异世界大领主的品味也不错嘛,居然选择了一个珍迹市里高档的ktv,作为宴会的中心。

还没推门进去,就听到了里面喧闹的声音,传入出来,很显然。还没等夏清风来,人家宴会已经开始了。

“你们异世界开宴会都不等人到齐吗?……”

夏清风有些疑惑。感觉自己的身份受到了轻视,怎么说自己也是信使,大人身份在这儿摆着呢。

“哦,主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在异世界开宴会是非常随便的,并没有什么身份,尊贵高低。大家聚在一起那就是高兴,在宴会上只要有人进去,那就是宴会开始啦。……”

“原来是这样,……”

夏清风对着异世界的一些习惯,真的不能理解。推开大门进去,里面就是一阵的欢声笑语。

堂皇富丽的大厅上,吊着蓝色的精巧的大宫灯,灯上微微颤动的流苏,配合着发着闪光的地板和低低垂下的天鹅绒的蓝色帷幔,一到这里,就给人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当爵士音乐抑扬地疾缓不同地响起来时,一群珠光宝气的艳装妇人,在暗淡温柔的光线中,开始被搂在一群领主老爷们的胳膊上。酣歌妙舞,香风弥漫。

夏清风看到里面围了好多的贵族。尤其是那十几个小领主,更是活跃的在里面,又蹦又跳。围绕他们身边的,居然有一些美艳的异世界贵妇。还有一些少女,这些人一个个穿着暴露的服装。手里端着酒杯,和这些小领主们载歌载舞。

夏清风看了一眼。这拥挤的人群中,除了这十几个小领主以外,还有一些大队长,万夫长,千夫长之类的,几乎将所有的异世界兵营里的高层,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同时他也看到了,在最里面的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和金袍魔法师怀特,这让他有些意外,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在这里是正常的。没想到这一项爱安静的金袍魔法师怀特居然也来凑热闹。

而且看样子还很高兴。看到这些人齐聚一堂,夏清风心中不由的恶意猜测。这要是往这宴会厅里扔颗炸弹,将这一屋子人全部炸死,是不是整个珍迹市就归自己了?

可惜他现在没有炸弹。这让他不由暗暗暗暗恨自己,怎么不忘荒岛空间中放两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呢,要是有的话,现在给他来个一锅端。

“信使大人,你们来啦!……”

远远的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就满脸含笑,举着酒杯迎乐上来。

“赶快!……”

大领主一招手,一个年轻的美貌侍女,端着一个酒杯托盘走了过来。

“信使大人!……,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们啦,今天晚上大家可以尽情的喝美酒,这里每一个美人都是给信使大人准备的。看上哪一个都可以放松一下。……”

夏清风扫了一眼,还别说,这异世界的美女长得还真是漂亮。一个个前突后翘。身材丰满。

一边看着美女,一边手从托盘上端过一杯酒。

旁边的哈克早已经急不可待的抓着一杯酒,另一只手已经向那个漂亮的侍女伸了出去。只有后面那个假冒信使的机械士兵无动于衷。呆呆的站在原地。

“来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先生,祝贺你,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也预祝你明天可以将整个珍迹市收入麾下。干杯!……”

夏清风举起酒杯敬向了大领主,大领主卢克·普尔曼脸笑的像一朵盛开的菊花。

“谢谢信使,谢谢信使,哈哈哈,这一次全靠信使了。……”

这大领主卢克·普尔曼还没有喝酒,就已经醉了,靠我什么呀?夏清风心里暗暗鄙视,我什么都没干,除了每天晚上派机械士兵偷杀你点儿士兵以外,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干。你还真不用谢我。

“信使大人你尽情的玩儿,我就不招呼你了,我还有事。……”

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只是过来和夏清风打个招呼,其实他主要的目的是和哈克打招呼,谁知道这哈克,现在已经忙的顾不上说话了。他待在这里也就没什么意思。转头离开。

夏清风反而希望他离开他,离开以后,自己轻松了许多,端着酒杯。看了一下酒杯中红色的酒液,好像应该是葡萄酒吧。凑到鼻子前,闻了一下,一股醇香的味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酒杯。看了一下挂杯还是不错的,抿了一口。一股醇香的葡萄酒味充实着他的味蕾……。

这杯酒居然意外的好喝。

想想也是,这是大领主卢克·普尔曼的宴会,以他的地位。应该可以拿的出不错的葡萄酒。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异世界的葡萄酒居然也可以这么好喝……。

品尝着这顶级的葡萄酒,夏清风的目光在整个宴会大厅里游移。他可以看到宴会大厅中间是一大片空地。这应该是原先ktv的大厅。

被他们清理了一下,中间这片空地上有很多领主。和他们的贵族夫人们载歌载舞,跳着一种夏清风没有见过的舞蹈。有一种奇异的韵律美……。

让夏清风看到都忍不住点头赞叹,这舞蹈透着一种高贵和优雅。在宴会厅四周的墙壁边上,有一些零星的小吃。摆成了精美的造型。

夏清风走过去,挑了几种放在嘴里。味道也就一般般。他在这些小吃中,甚至可以发现一些袋儿装的小面包。巧克力等等,这些平行世界里的食品,也被摆在了这里。虽这些贵族和夫人们随意品尝。

“哦,漂亮的先生,我可以请你喝一杯酒吗?……”

这时候,旁边传来了一阵慵懒的声音。夏清风扭头一看,这明显是一个30出头的贵妇人。长得相貌还行,身材还行,就是妆容太浓了。

夏清风可没有想到,居然自己在这里,还被人搭讪了。不过以他的外形条件和颜值,这也正常……。

“对不起啦,漂亮的妇人。我还有事……”

夏清风,落荒而逃。他对这些异世界的人可没什么兴趣。他感兴趣的是男人,没错,他现在的目光就紧紧盯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金袍魔法师五个弟子中的那一个。那个在五个弟子当中,看起来最瘦弱的,实力最低的那一个灰袍魔法师……。

先前夏清风就是偷偷的用眼只杀,确定了一下,杀死他,就要花1000点灵魂力。现在夏清风感兴趣的就是这个灰袍魔法师。

先前看到这个灰袍魔法师的时候,人长得瘦瘦小小的,也不过二十七八的岁数。看起来是几个魔法师中最弱的一个,可没想到来到这宴会上,这家伙却是最豪放的一个。

大声的叫喊着,手里抓着酒杯,一杯一杯地向嘴里豪饮。甚至有两个美艳的少女过来搭讪,都被他一手挥开。这家伙是个爱酒不爱色的钢铁直男。

夏清风看着他,一个主意突然闪上心头,端着酒杯就走了过去。他不知道,他身后那位向他搭讪的贵妇,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魔法师大人,能不能和我喝一杯呀?……”

夏清风举着酒杯走了过去,看向这个灰袍魔法师。

“哦,原来是信使大人,来来来,信使大人咱俩干一杯。……”

这个灰袍魔法士当然认识夏清风,白天两个人在一块儿待了一整天了。虽然没有说话,但肯定谁也知道谁。

现在看到夏清风主动过来,这灰袍魔法师也是很高兴。要知道自己的酒品可不强,其他几个灰袍魔法师都不搭理自己。而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撞上枪口,敢和自己喝酒的。

这让这个灰袍魔法师立刻来了兴趣。

夏清风和他喝酒那完全是不怕的,一杯一杯的下肚,这灰袍魔法师的脸色开始红润。舌头也开始大了起来。说话也不利索了。反观夏清风,却是面色如常,以他的体质,这些低酒精度的葡萄酒。他都是论缸喝的。

“哈哈哈哈,信使兄弟不是我跟你吹,我们魔法师在战场上那是无敌的存在。只要我们魔法师出手,那成片的敌人就会倒下。……”

这时候灰袍魔法师已经被夏清风灌了不少酒,嘴里开始了吹牛跑火车。

夏清风却是一脸的不信。

“我可不信,你们魔法师谁都知道,虽然攻击力强,在近战完全不行,只要被战士近身,你们只有被宰的命。还是我们战士最英勇无敌!……”

“什么战士?哈哈,那只是一些低等的靠着蛮力砍杀敌人的愚蠢人。我们魔法师。才是最强的。远战不说,就是近战,我们魔法师也不怕你们战士知道吗?我们魔法师可是有近战手段的。……”

“是吗?你们魔法师有什么近战手段。……”

这时候,整个宴会厅里到处都是嘈杂的人声,当然也有几个喝醉酒的小领主在那里大吵大闹。这边灰袍魔法师和夏清风躲在角落里喝酒。将周围的人都离这两个酒疯子远远的,所以他们两个在这里大喊大叫,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这当然也是夏清风有意为之。

“你想知道我们魔法师的近战手段吗?我告诉你,那就是卷轴。”

“卷轴?……”

夏清风心里一惊,他还真没想到这些魔法师们,居然真的有近战手段。还好自己没有贸然展开暗杀,要不然的话。说不定自己早就暴露了。

原先他派自己的机械士兵,每天晚上出去,暗杀这些人类士兵的时候,都有意识地躲过灰袍魔法师。他就连暗杀那些白袍魔法师,也都是小心翼翼。

看来自己先前的那些小心并不是多余之举。反而很有必要。

“卷轴?我不相信,卷轴不就是可以封印魔法放出来吗?怎么可能用作近战?……”

夏清风又举杯和灰袍魔法师碰了一下,两人咕咚咕咚又灌下一大杯葡萄酒,然后夏清风脸上露出了不相信她的样子,喝醉酒的人怎么可能让人不相信,这一下子灰袍魔法师一拍巴掌,眼睛都红了,就好像一只斗牛一样。

“你不相信?你是因为对我们魔法师并不了解,卷轴为什么要封印攻击的魔法,完全可以封印一些防御的魔法。像我就是火系魔法师,我身上就带着三个火系的魔法卷轴。只要有人攻击我,这些魔法卷轴根本不用我施法就可以瞬间释放,形成一个全方位防御我的火盾。可以挡住大部分的攻击,只要有这三个护盾在,我就有机会出手攻击对方,你想一想我们魔法师是不是?很厉害。……”

“原来是这样,……”

夏清风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魔法师,居然酒品这么差自己,只不过三言两语就将他保命的手段都骗出来了。

“三个火盾,我不相信那火盾不用念咒就可以使用吗?就不怕偷袭吗?……”

“你不相信好,我给你试一下,我们找个地方,我要和你决斗。……”

灰袍魔法师脸红脖子粗,抓起夏清风就向外走去。

不是这么顺利的吧!……

夏清风没想到,自己还有很多后招没有用呢,这灰袍魔法师就直接带着自己要出去。顺利的让他有些惊讶,立刻展开自己的灵魂领域看了一下。

哈克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带着先前那个侍女,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干一些不可告人的勾当。

而另一个冒充信使的机械士兵。则安安稳稳的找一个角落坐着。

一切都没有问题,他甚至远远的看了一眼金袍魔法师。这金袍魔法师怀特现在也只能用放浪形骸来表示了。

这家伙手里端着美酒,身边又坐着两个美艳的少女,正在享受齐人之乐……。

这和夏清风先前认定的魔法师形象可是有一些不同,他心里一动,甚至想着是不是找机会。谋害一下这个金袍魔法师,但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掐灭了。

越级打怪是太危险的,还是先把手里这灰袍魔法师解决了再说?毕竟练级也是要一个怪一个怪的向上杀的,越级杀怪很可能死得是自己……。

这灰袍魔法师可不知道,手里攥的这个信使兄弟,心里起的是这样的念头。

他拉着夏清风直接走出了这个ktv,也不管左右,直接向黑巷子里走去。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他才站下……。

这也可能是因为今天向前推进了好大一片区域。让原先的人类士兵的布防,出现了一些漏洞,这里有很多的无人区。正好便宜了这个灰袍魔法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