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 第840章 伪禁咒

第840章 伪禁咒

“先前我已经派了一些魔法学徒,去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相信现在已经有所成就,可以听懂这个世界人的语言了。所以我提议大领主从那些抓到的奴隶当中,选出一些人来。将他们给我带过来现场审问他们,看他们这个世界中有没有人知道。有什么样的办法可以做到这些事情?……”

金袍魔法师的话,一说出来,大领主眼睛就是一亮。

“对呀,这是好办法,我怎么没有想到,只想到是异世界。怀疑这些信使大人,也许真的只是碰巧而已。这血案发生的时间和现实来的时间,凑巧凑在了一起而已。想想也对,这些原住民很可能会干的出这些事情。快派人给我抓十个奴隶过来。……”

在这种情况下,异世界人类士兵的效率那是高到吓人,几乎瞬间就有十个衣衫褴褛的原住民被揪了过来。这些人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被强迫跪在了这些贵族的眼前。

而这些被抓过来的原居民们,本来不知道什么事情,可现在看到半条街的尸体,一个个吓得跪在地上。有好几个已经尿了出来……。

这时候,在每一个原居民的身后,都有两个强壮的异世界人类士兵看守着,他们手里拿着刀剑。

这时候从金鹏魔法师的身后,走出来几个灰袍魔法师,他们并不是金袍魔法师怀特那四个弟子中的人,看样子是更底层的灰袍魔法师……。

夏清风看到这些同样穿着灰袍的魔法师,好像在内部也有高低的区分。

这几个灰袍魔法师走出来以后,就冲着地上的原居民用十分别扭怪异的。平行世界的语言问道。

“你们看看这些伤口,不要给我鬼哭狼嚎的。闭嘴,看看这些伤口是你们原住民世界里什么东西制造成的。说出来大大的有赏。……”

他这话虽然比较怪异,但原居民们还是勉强能听得懂他的意思。几个胆大的抬头看向那些尸体,这些原居民,经过了一个多月末日的磨练,胆子明显比以前大多了。对于死尸,他们倒没什么感觉,他们怕的是。这些异世界的人类士兵,这些家伙残暴之极,动不动就会杀人,这太可怕了……。

几个在那的居民看过去以后,就开始拼命摇头,

“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胡说!……”

几个灰袍魔法师,上去就是拳打脚踢,不要看这些灰袍魔法师身体羸弱,但是打起这些普通的市民们来,也是拳拳到肉。几脚就将一个原居民的嘴踢破,满口都是鲜血,张开嘴吐出的血沫中就有两颗门牙。

“给我好好的看看,你们这个世界里,是不是有一种武器可以造成这样的伤害。是不是有一种武器可以在瞬间杀死上万人?……”

这几个灰袍魔法师,明显想在金袍魔法师怀特的面前表现一下。他们也都知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真的自己可以。问出点儿什么的话,肯定会得到金袍魔法师怀特的奖赏。说不定也能被金袍魔法师收成亲传弟子,那么自己的身份可就水涨船高了。

虽然这几个灰袍魔法师拼命的行刑逼供,但这他抓过来的十个平民,只是普通的老百姓,再加上现在的环境,早都吓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能够想的出有这种武器?……

简直听所未听,闻所未闻。

这些灰袍魔法师立刻加大了刑讯的力度,将一个老年人的手掌,直接剁下,这个老年居民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双腿狠命地抽搐……。

这残暴血腥的场面,将其他九个人都吓得浑身颤抖,又多了两个裤裆湿了的人。看着这边闹哄哄的,却没有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大领主卢克·普尔曼凑到了金袍魔法师怀特的身边。

“金袍魔法师先生,看来这些愚蠢的原居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武器。这太让人为难了,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够水落石出解决的话,我们今天还能不能占领整个珍迹市。这样下去的话,我恐怕我们的士气会遭到极大的打击……。”

“要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瞒住的,现在基本上我手下的所有士兵都已经知道了,这1万名伤兵全部惨死。这消息对于是普通士兵来说是毁灭性的,想一想自己在战场上受了伤以后。本来可以享受治疗,恢复健康的,可现在居然要被神秘的杀手杀掉,这样的话,谁还敢在站场上拼命中锋。我看如果解决不了,找不出这个神秘的杀手的话。……”

说到这里。金袍魔法师怀特抬起手来,打断了大领主卢克·普尔曼的话,冷冷的说道。

“没有必要,将这些奴隶杀死吧,我有办法。可以帮你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金袍魔法师这时候,也展现出了他冷酷的一面,随口就决定了底下十个原居民的命运。

大领主刚一点头,想要发布杀死十个奴隶的命令。

夏清风却上天一步,沉声打断。

“大领主这十个人还是不要杀的好。……”

“哦,这是为什么?……”

大领主卢克·普尔曼疑惑的扭头看向夏清风,在他的眼中,这十个原住民简直和十个蝼蚁一般。杀就杀了,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可夏清风和他不同。他来到这个平行世界这么长时间,已经有了很大的认同感和代入感。

他觉得这些原来珍迹市的市民和自己是一样的。所以他没有办法,眼看着十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他眼前,被这些异世界的人杀戮。

虽然夏清风不是圣母,该硬的时候心肠比谁都硬,但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能救的,他还是要毫不犹豫地救下来。

“哈哈,大领主你很明显,这十个奴隶根本不知道这杀手的事情。你将他们杀了也是白杀,但是现在你的手下已经损失了这么多人,需要大量的人力,就算是搬运这些尸体,也需要很多人吧,在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还要杀这些奴隶呢?让他们为你干活儿不好吗?……”

“为什么需要他们干活儿,区区十个奴隶而已。我只是生气就将它们杀了,难道不行吗?……”

听得出大领主现在心里憋着一团怒火,他说杀这十个奴隶,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为了撒气。

听他这样说,夏清风豪不示弱,只是微微的又笑了一下,开口道。

“大领主先生,要知道我们三个可都是信使。我们的任务可并不单纯的给你送来国王的命令,知道我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离开吗?我们要在这里考察你一段时间。你的所作所为,每干的一件事情,回去后,我们可都是要向国王陛下报告的。所以你确定要杀死这10个奴隶吗?……”

夏清风的话,犹如一盆冷水,直接浇到了大领主的头上,让他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的确,自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忘了眼前面对着的,是国王陛下的三个信使。想通了这一点,大领主立刻软了下来,满脸的怒火瞬间烟消云散,陪着笑向夏清风说道,

“哈哈哈,我也是生气。好啦,好啦,只是十个奴隶而已,来人赶快将他们撵下去。……”

短暂的风波过去,就因为夏清风的几句话,就救下来了十个居民。

这十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稀里糊涂的被带到这里一顿乱揍。还有一个丢了手掌,接着又稀里糊涂的被拉了回去……。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夏清风的眼睛和注意力还是集中在金袍魔法师回头身上。他可是记得刚才这个金袍魔法师说了一句,他有办法找出凶手。

这让夏清风心里一惊,他对于这个金袍魔法师,内心还是十分忌惮的。他也不知道这个魔法师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手段,魔法这种东西对于夏清风来说,还是十分陌生的……。

果然等着10个原住民被带下去以后,金袍魔法师怀特神色严肃,缓缓向前走了几步,在遍地的尸体中挑选着。

夏清风的目光就随着他的脚步,看着这个金袍魔法师,也不知道他在挑选什么,只见他认真地端详每一句死尸。突然在一个年轻的士兵跟前站住……。

这个年轻的士兵,脖子上也被人用刀刃割开。鲜血流了一地,只不过现在这些鲜血都已经干涸,却依旧在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道,但是也看不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金袍魔法师怀特的动作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都看着,也不知道这个金袍魔法师,到底有什么魔法可以找出凶手。

“大领主!……,你知道这金袍魔法师是怎么找出凶手吗?……”

在旁边的哈克有些心虚,忍不住向旁边的大领主打听。

“信使大人,这我怎么能知道啊?他们这些魔法师们,一个个都是神神秘秘的,有什么高级的魔法,我们是不可能知道的。……”

大领主这话也是在理,这些魔法师们自己,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研究魔法,研究出来什么奇怪的魔法。那都不奇怪了。

这时候金袍魔法师怀特很明显,已经选定了眼前这个尸体。缓缓的围着这个尸体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这个尸体头的位置……。

紧接着他就将双手缓缓的伸出来,干枯的双手上已经布满了老年斑。却是异常的干燥,坚定,他将双手在这个死尸的头上。做出一个个奇怪的手印。嘴里也开始念叨着莫名其妙的咒语。

夏清风就看到在这个尸体的脑袋下面,居然缓缓地泛出一缕一缕金光,这些金光居然组成了一个六芒星阵。这是一个极小的六芒星,正好将这个尸体的脑袋笼罩住。

这是要干什么?……

夏清风内心已经,他现在都真的担心,这个金袍魔法师可以找出自己是凶手。甚至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行的话就跑吧。对于逃跑,夏清风倒是有自信,他相信以自己的身体属性点要展开逃跑的话,基本上没有人可以留着下自己。

只不过想起这个念头,夏清风撇了一眼,旁边的可怜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奴隶,哈克……。

如果被发现的话,恐怕自己带不走这个哈克了。至于另外一个装作信使的机械士兵,夏清风倒不担心,抬手就可以将它扔回荒岛空间。可惜哈克不行,该死的系统限制了自己,不能够将有生命的生物放进荒岛空间。

正在夏清风在这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金袍魔法师突然发出一声断喝。

“神之怜悯!……”

随着这一声。只见地上的尸体,猛的睁开了双眼。将这四周这些全神贯注看着的小领主们吓的一跳,齐齐向后退了半步,一片惊呼声。

“啊——”

“这……”

“咝……”

死人复活。

完全出出乎了这些小领主们的意料之外,就连大领主卢克·普尔曼也吓得嘴唇哆嗦,手伸出来,想说什么?可却没有发出声音。

因为这时候这个尸体居然开口说话了。

“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多人围着我?……”

很明显这个尸体还没有搞清状况,看着四周这么多大人物围着自己有些惊慌,可这时候,金袍魔法师却已经开口说道。

“你已经死了,你现在只有十秒钟的时间。赶快告诉我,是谁杀死了你。……”

本来还想搭话的小领主们,一听到金袍魔法师的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金袍魔法师居然可以使用传说中的神之怜悯魔法,这魔法大领主倒是听说过。

只不过这已经是碰触到禁咒的魔法,已经属于神之领域。根本就不是普通魔法师能够使出来的魔法,它可以让死去不久的尸体。重新复活。至于复活的时间,就要看施法魔法师的修为了……。

而这时候金袍魔法师怀特已经清楚的说出来,这个尸体只能复活十秒钟。这已经让四周的人十分震惊了。

不愧是金袍魔法师。

而几乎同时夏清风也松了口气,原来是这类魔法呀。让死尸复活十分钟,那他说出来的话,夏清风就一点儿也不用担心了,他所担心的是怕这个魔法师会什么。时间倒流。重现现场。

那样的话可能自己会暴露,如果只是这个尸体的话,他根本不可能说出什么,可以让夏清风暴露的话。

果然,那个尸体听了金袍魔法师的话,居然还是一头雾水。想扭头看看是谁在他的头边说话,却是办不到。

“你赶快告诉我,是谁杀了你,不要想其他的事情。你现在只是灵魂暂时复苏,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你也做不了任何其他的动作。……”

金袍魔法师希望自己能够用最简单的话,可以让面前这个尸体,理解自己的处境,赶快说出凶手到底是谁?对他想来。既然这个士兵被人杀死,那么他肯定知道自己是被谁杀死的。

可让金袍魔法师意外的是,这个尸体的脸上却是一脸的迷茫,虽然不能扭头嘴里。却急切的问道。

“我真的死了吗?我怎么会死了?我只是受了个轻伤而已。我躺在这里治疗,法师已经给我治疗过了。……”

“你不要说这些,你就说你是被谁杀死的。……”

金袍魔法师掐算着时间。可不想和这个尸体说废话,可他的话说完以后,尸体依旧是迷茫。

“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有人杀了我吗?……”

刚说到这里,突然死尸的眼睛闭上,嘴也闭上,恢复了原先僵硬的状态。而那闪着金色光芒的六芒阵,也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真是个废物,浪费我的魔力。……”

金袍魔法师狠狠的骂了一句,站起身来,不解气,又重重的踢了这具尸体一脚。将这尸体踢的翻了个身,可这也无济于事了。

“金袍魔法师先生,你简直太厉害了,没想到你居然会传输中的伪禁咒,神之怜悯。……”

大领主卢克·普尔曼这时候说的话,很像是拍马屁,可听到金袍魔法师的耳中却有几分讥讽。

我他,妈是金袍魔法师,禁咒我都会,会他,妈一个伪禁咒,有什么了不起的……。

所以听了大领主的话,金袍魔法师的脸色更加阴沉,他感觉自己有点儿丢面子了。本来先前说的把握十足的可以找出凶手,谁知道自己挑的这个死尸,居然是个糊涂蛋。

想到这里金袍魔法师怀特,也没回应大领主的话,只是冷哼了一声,这一次他也不再挑什么尸体了,直接向旁边一个尸体走去……。

这个尸体受的伤明显很重,一条腿都不见了。断腿处也被包扎的很好。不出意外的,这具尸体的脖子也被锋利的刀刃划开。

还是刚才的一套操作金袍魔法师又将这具尸体唤醒。这具尸体睁开眼后,也和第一具尸体一样,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