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我在封神求长生 > 第11章 纪念吞入肚子的大板牙

第11章 纪念吞入肚子的大板牙

爱!

什么是爱?

爱是一种“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

爱是身体多巴胺好像一把能打开许多锁的万能钥匙。

跑题了。

这个年代的神仙爱情,不就是背后来一闷棍,看到心仪的男子,拿根狼牙棒,敲到后脑勺。直接拖到自己的洞府。

待到月落日升。

满目红霞,夺魂的眼神,芊芊玉手,不安分的抚摸着。

“沧海你又在跑题了。朽木不可雕也。”碧霄仙子,拉着云霄仙子的手,欢快的在三仙岛上追逐着蝴蝶。

仙人的漫长人生,大部分都是无聊的。

静坐修道,更是扯犊子。

谁能一坐千万年。

那不是仙人,是泥塑!

唉!

“吾这该死的容颜,娴熟的手艺,就是如此受欢迎,又能怎么办呢?”

顺其自然。

“沧海,你还能在无耻一点吗?本座想要吃麻辣金枪鱼。给片好点,否者,本座可不敢保证,在某一个角落里,给你一个‘爱’的教育。”

赵公明了无生烟的随手将一条几吨大的金枪鱼扔到沧海的面前。

沧海了无生气的将菜刀劈在金枪鱼的额头上。

一声罪过。

“不要怪本座,是你游泳的时候,来的不是地方,赵公明是可以随便看的吗?人家的第一次啊,便宜你这个刚刚开启灵智的海妖了。”

手起刀落!

精美的飘香兔,砂锅炖王八,麻辣金枪鱼就做好了。

可沧海切没有想吃的冲动。

作为一名厨子,对菜品的掌握,已然有了火候。可哪个人见厨师一直在吃自己的菜。估摸着是吃厌了。

.......

“是哪个挨千刀的,将本座的小兔兔给祸害了。”

长耳定光仙愤怒的咆哮着,望着岛上满目沧遗的兔兔。一个个的气息微弱。留着悔恨的泪水,尤其是那招风的大板牙。

全部被打碎!

吞入肚子中。鼻青脸肿的望着苍穹之上,愤怒的老祖宗。

“为我们逝去的大门牙给报仇啊。那是兔子最后的光荣啊。”

“碧霄,很好。本座让你们死。”

兔儿爷,随手提溜起一只兔孙来了一个搜魂术。将前因后果给理清楚。

手中的兔子,化作一阵花肥,滋润胡萝卜的增长。

何时,胡萝卜是以仙人身为种子,长出来的口粮。

若是沧海在这里,一定会给长耳定光仙,来一个大大的赞。

太有才了。

斡旋造化之法,入门之难,就将百分之九十的修行者,拒之门外,更何况,只有圣人大教,才有天罡三十六法的修行法门。

又将百分之九十的修行者给拒之门外。

以种植之道,改变生命的形态。也算是勉强入门。

别出心意的表现方式。

怪不得人家在封神量劫之内,可以活的好好的。

本座不食仙,吃的是胡萝卜。那个敢说本座是魔头,一定让你见识一下,本座胡萝卜的厉害。

“不过,沧海,一切的起因,都是你造成的,本座不好过,那大家都玩完。想要吃独食。本座一定会将你给变成胡萝卜。”

愤恨的兔儿爷。携带着两个累赘,曹宝、萧升,踏上灵鹫山-元觉洞,光秃秃的山崖之上,唯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离近一看。

黝黑。

一盏灵柩宫灯散发着黄光。一点点的指引着兔儿爷走入那崎岖的山洞之中。

“师叔,你的谋划,被截教外面弟子破坏了。”

长耳定光仙毫无形象的坐在石凳上,随手将萧升、曹宝给扔在地上。

“此事,本座已经知晓,千万年的谋划,只为今朝。奈何人算不如天算。”

燃灯苦涩的笑容,枯瘦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

随手一指,仙光照耀整个洞府,佛光普照在萧升、曹宝浑噩的灵魂之上。

一声大喝!

“孽徒,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曹宝、萧升浑浑噩噩之中,慢悠悠的转醒。

声泪俱下的跪在燃灯的脚下,抓住那枯黄的道袍。控诉道:

“师尊,你要为吾等作主啊,沧海那妖道,竟然食仙,他抽取我的紫府世界,落宝金钱被他私吞了。”

萧升胆寒道。

“孽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落宝金钱,作为上古流传下来的先天灵宝,就这样被沧海给吞了。给本座死来。”

随手一巴掌,将萧升拍入墙壁之中。

曹宝有些畏畏缩缩的在燃灯道人,凶狠的目光下。卑微道:

“沧海那个妖道,食我仙人血。我已然成为一个凡人。”

“长耳定光仙,你怎么看?”

我能怎么看,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

当然他不能这么说不是。

兔爷筹措着言辞道:“沧海习得斡旋造化之法,已然脱离寿命之厄。不过天仙修为,在吾等看来,不过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叟。可本座没有办法教训他,唯有师叔亲自出马了。”

兔儿爷为自己的演技点赞。

主要是云霄那个疯婆子,他惹不起啊。

“也好,落宝金钱,是本座少有的先天灵宝,又怎么能落入外人之手。长耳定光仙,你可有什么办法,将沧海骗出来。待本座讨回落宝金钱。”

“燃灯师叔,你还是不要想了,沧海他是截教最穷的龟儿子,除了裹在身上的衣裳,是他炼制的道袍。除此之外,再无他物。若不然,以他的天资,连斡旋造化之法都习得,又怎么会停留在天仙这个修行的入门境界。”

兔儿爷不报任何希望。

穷人,只要抓住哪怕是一块钱,都别想从他的兜里在掏出了。

更何况,燃灯道人去找麻烦的理由是什么?

“吾截教的事情,何时轮到阐教副教主来插手,吾通天师尊的面子,还要不要了。”长耳定光仙告诫道。

“是理。”

燃灯阴郁的表情,注视着萧升、曹宝。

原本暗地里收他们为徒,就是看重他们是赵公明的克星,命数相克,今日看来,终究还是有些一厢情愿。

人算不敌天数吗?

“你们两个,说一说,沧海为什么会找你们的麻烦。”一个行将朽木之人,为何会突然降临二仙岭。

“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本座的耐心是有限的。”

“师尊,曹宝食人,以处子之血,修行欢喜禅。”萧升立马跪拜在地上,不敢直视自己的‘好兄弟’曹宝。

不要怪我,还不是你自己找死,若不然,我会丢失先天灵宝——落宝金钱。

会有今日的局面。

还我灵宝,还我紫府,此生修为就此沉沦。

他不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