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我在封神求长生 > 第17章 同行是冤家

第17章 同行是冤家

或许真得不知道......。

或许,知道,可在通天教主的心里,还是有几分面子果实的能力的,毕竟万古的情谊,还是能保全一点根基的。

奈何,终究不过是一方情愿。

.......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沧海与巫祝这个靠占圤起家的人巫,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沧海回到摘星楼,望着眼前的老叟,瘦弱如柴火,脸色的皱纹,手中的干草,不离身。

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尤其是那双通幽的眼神,闪烁着绿色的火焰,让人印象深刻。

“沧海道人,尔一派仙家风范,尤其是截教弟子,为何会看上吾等这些卑微的小道。”

幽暗的声音,宛若从黑暗之中传来,在心底深处,激起一丝的涟漪。

“巫祝大人,不过是为了获得一些人道的气运,贫道又不想过多的沾染红尘的苦果,故而,才选择这样一个职位,忘记了还有巫祝大人,这样传承在血脉之中的禁忌。”

沧海虚心的请教道。

有道是:干掉同行的不一定是同行,有可能是跨界的存在。

眼下沧海就属于这样尴尬的局面。

他已然长生有望,本应该不屑于关注这样的小职业,可作为一个仙人,他切拿着这样不入流的本领,和人家巫祝比拼。

本就是一种罪过。

“原来如此,那希望沧海道友,不要食言。”

巫祝的身影,渐渐的隐入黑暗之中。

沧海摸了摸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巫祝这样的职业,他可一点也不敢小觑,毕竟谁知道人家身上觉醒了什么天赋神通。

这玩意,太过于邪门!

根本就不可能以常理想象,仙门,乃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修行,可巫祝,似乎更加的注重血脉的开发。

本身就是两个不同的呃修行体系。

万一那天他惹了巫祝的不快,将他的三魂六魄给勾去,去了地府,那他可就真得无处述说自己的冤屈了。

地府,是人家巫族的老祖宗,开辟的。

家里的生意.....。

他找谁说理去。

封神这算是一个高危的职业了。

吐了一口浊气,沧海将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驱除,望着苍穹之下的星辰,默默的发呆。

昊天,传说中的天帝,出身好,故而直接一步登天,可他哪里知晓,人家多会有时间,出巡天地啊。

唉!

还的撞日子,万一不小心,撞错了时间,正好看见人家从月宫之中,提溜着裤子出来,会不会一个眼神,就将他给灭了。

这是一个千古难题。

撞破了领导的好事情。

小子,还想不想在天庭混日子了。

本天帝是那种无耻的小人吗?是为了安慰那些寂寞的少女的心,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像不像狗血剧。

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趾高气昂的指点江山。

还别说,真实的原因,恐怕也就唯有这样,才能令人俯首。

“师弟,近来可好。”一道曼妙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浮现在沧海的背后。

“金灵师姐,不静坐洞府修行,来贫道这里,看贫道朴实无华的生活吗?”沧海调侃道。

“师弟,不仅仅是贫道来了,还有一位同门师姐。”金灵圣母打趣道。

沧海转身看着眼前的白骨精,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道:“石姬师姐,怎么也来了,静极思动吗?”

“师弟似乎不欢迎师姐来你这里做客啊。”

石姬撇着小嘴巴,伸出玉肌白骨的指头,抬起沧海的下巴,阴深深道。

呃!

有危险,他能撤退吗?

石姬的来历,本身就是一个谜团,没有几个截教弟子,可以完全的说出她的来历,更多的是一种揣测。

有人说是,石头吸收日月的精华,所导致,和阐教的某一位金仙,同样的出身,当然,被人家所排斥。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白骨成道。

总之,跟脚难寻,才是正理。

“石姬师姐,不知道来贫道这里,有何要事啊。”沧海有些疑惑。

他与截教同门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他除了亲近三霄仙子之外,与其他的同门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师弟,还真是无情啊。”金灵圣母调侃的坐在蒲团之上。

“金灵师姐,可不敢瞎说,若不然,贫道可怕,见不到石姬师姐了。”

沧海耸了耸肩膀。请石姬坐在上方。

也找了一个蒲团,随意的坐下。

“你还知晓害怕,贫道可是对你最近的足迹,有些耳闻啊,阐教上下,几乎被你得罪光了。”

“师姐,不要瞎说,不过是三个,阐教几十号仙人,又怎么会在意贫道,这个小小的天仙呢?”

沧海赶紧否认。

是那个大嘴巴的仙人,在肆意的说着,这不是求他快死吗?

阐教是最为注意面子的圣人大教,上到圣人之尊,下到十二金仙的徒子徒孙,哪一个,都是如此。

风气如此!

他可不敢大意。

“有什么区别吗?”

金灵圣母捏着兰花指头,抬头一看,沧海尴尬的坐在原地。

若是所截教上万仙灵,喜欢抱团,那阐教几十号金仙,同样如此啊,若是各自为战,早就被截教给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师姐,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沧海尴尬的岔开话题。

是啊,有什么区别,一个也不能少啊。

本身就人少,在不抱团,这不是等着排队上封神榜吗?

“石姬想要加入商汤王朝,不知道沧海师弟觉得,是否可行。”

沧海将目光放在石姬的脸上,露出一丝的沉吟之色。

“石姬师姐,为何想要沾染人道气运,贫道也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师姐为金仙大能,更有山脉修行,完全没有必要啊。”

“师弟,贫道掐算天机,五百年后,有杀生之劫,故而才寻求人道气运的庇护。”石姬将自己的想法,给一一述说出来。

沧海一拍脑门,忘了?

石姬才是封神中,最为悲哀的一个截教仙子,人家家中坐,箭从天下来,平时也没有沾染红尘恶习,就是一心修行。

门下,徒儿,被哪吒一箭射死,不过就是为了讨还公道,还被太乙仙人的九龙罩给烧成一块石头。

招谁惹谁了。

你要避劫,也不能强行拉着截教仙人抵灾啊。

沧海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石姬师姐,若是有想法,直接说出来吧,人道因果,你必须主动的走入其中,才能找到解脱之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