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猪猪岛小说网 > 我在封神求长生 > 第26章 仙人也难(求收藏)

第26章 仙人也难(求收藏)

封神是局,众仙不过是棋子,在大义上,是为了补全天庭的运转,在私心上,则是为了苟全自身性命于乱世。

仙人也难!

沧海喝了一口渐渐发凉的青垊茶,挥手之间,撤去茶具,停顿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燃灯道友是为了超脱而入局,贫道是为了苟全性命而不得已入局,出发点不同,吾等还是不要勉强在一个锅里面吃食了。”

“放肆。”兔儿爷,狠狠的咬了一口胡萝卜。

竖直的大耳朵,尖锐的大板牙,狠狠的与沧海对视。

燃灯道人出手阻止道:“既然不想与贫道一起吃食,那便是贫道的食物。至此之后,贫道要你死。”

挥手之间。

燃灯与长耳定光仙,模糊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摘星阁。

死!

沧海无奈的一笑。

仙人之心,比之妖魔更甚,黑暗无边,只不过,他们所形,表现出来的更加的优雅一些罢了。

同为长生种,一者伪善,一者暴戾。

根上,没有区别。

“师弟,就这样直接拒绝了燃灯道友的招揽,不觉得可惜吗?”

“石姬,不在骷髅山好好的修行,为何又要出来,招惹这些尘埃。”沧海无奈的回头。

一席墨绿色的仙袍,一席长发,被一个小巧的骷髅所束缚,骨针插在两旁,身后一轮苍白的光轮,散发着白芷的光芒。

鲜艳的红唇。落寞生辉!

“骷髅山下,不过是一些朴实的人,所求不过是平安,风调雨顺,富贵万年,贫道顺手就可为之。”

“是吗?”沧海不知可否。

石姬与以前终究有所不同,或者说,她虽有慈悲之心,但更有雷霆手段。

“师弟的眼神中,似乎流露出更多的是不屑。”

“不敢。”

“身后白骨法相是怎么回事,虽无妖魔气,但是香气纵横。香火之气茂盛,师姐,想要走神道?”

沧海疑惑不解。

“贫道护佑山下百姓风调雨顺,富贵万年,他们供我尸骸骨。此为交换。知根知底,常来常往!”

沧海哈哈一笑,眼神中流淌出一滴泪,被他拂袖遮去。

“虽则恩多还有怨,纵然慈慧切伤人,只因要乞尸骸骨,不是昭彰正直神,一场众生相,全员皆恶人。”

“师弟,还是如此的多愁善感。此为众生与仙的交易,他们若是不想,贫道不会逼迫。既然是交易,那自然要对双方都公平。”

石姬洁白的双足,轻巧的落在阳台栏杆处,身后洁白的法相,遥遥生辉,其内尸骨纵横。

“师姐,为何要与红尘接下因果。山野静修,可不好?”

“红尘因果事,谁又能说的清,仙神的法力,也不是无缘无故得来的,呼风唤雨之术的施展,也是要耗费自身的法力,与天庭众神接下因果。如此才能天长地久,师弟,还是不懂啊。凡尘打滚一番,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吗?”

“师姐,教训的是。”

沧海抬头望天,这或许也是他想要来场偶遇,切不得的原因。

昊天上帝还是很忙的,不会因为你一个不知道排名多少的截教仙,而屈尊降临的。

“那恭祝师姐了,不过还是要小心啊。”沧海提醒道。

“这个自然。”

石姬的身影,随风而飘荡,沧海眼神露出一丝精明之光,石姬的到来,究竟是有何意义,若是平常,她可不会轻易的来到沧海这里。

这其中,还有什么隐秘,是他所不知晓的。

思虑良久,还是毫无头绪!

遂而,身形化作风,随风飘荡。与山野之处,看那漫天星辰,与凡尘屋檐下,倾听凡人夙愿,也算是一场风花雪月。

“大胆,妖道,不在山野之中,静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沧海睁开遮住的双眼,向上一看,一个巍峨九丈巨人,遮住太阳的光泽,一把长枪,直至沧海的眉心。

“这位仙友,是不是有些误会。”

“误会,此地是本神的地盘,妖道,不问自来,是否看不起贫道。”

沧海恍然一笑,身后白云飘渺,宛若置身于云海之间,唯有山巅几块枯石承载着他的肉身。

“这位神灵,此地为何处?”

“金庭山。”

沧海思索着,这是哪位大仙的洞府,在洪荒世界中,但凡是有点奇异的洞天福地都是有主的,若是没有,将来也会有人占据的。

“你是?”

“贫道韦护。”

沧海会心一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前脚刚把普贤真人,文殊广法天尊给得罪了,更不要说燃灯道人这样的小BOSS,后脚就来到了道行天尊的金庭山、玉屋洞。

他这是与阐教不死不休吗?

“韦护师侄,还是叫你的师尊道行天尊出来与贫道一叙吧。”

轻轻的手指一点,搅动云海变换,一朵漩涡以手指为分界线,漫天星辰照耀着星海,化作点点星光。

注入韦护的体内。

九丈伟身,顷刻之间,变化成七尺男儿身,肌肉纵横,宽大的衣袍,垂落在韦护的身上。

好笑!

“你,你......欺负人。”

韦护低垂的脑袋,飞快的向山下跑去,额头汗水侵湿了衣裳,气的哇哇大叫。

他最自豪的便是九丈巨身。奇异唬人!

“师傅,有恶人上门挑衅了。”韦护的话音未落。

沧海哑然一笑。

这年头,赐予你一点好处。还都是坏处。

天罡三十六法之一的斡旋造化之法,多少生灵,梦寐以求而不得,眼下切成为了一个罪人。

一碗云海水,洗涤众生晦!

一碗星辰酒,涤荡世人魂!

“原来是截教沧海道人来访,贫道有失远迎。”

道行天尊,微微的摆起双手,坐卧与云海之上,俯视着沧海。

好一个高傲的仙人,同为圣人大教,阐教的十二金仙,总是觉得地位超绝,高人一等,哪怕是现在,同样如此。

沧海仰卧于金庭山巅,那道行天尊则是坐卧与云海之上。

“道友,不下来一叙吗?”

“沧海道友,连续坑我阐教三名金仙,贫道不敢啊,佩服至极。”

捧杀吗?

沧海皱着眉头,道行天尊这个人,一身的实力,是一个谜团,没有几个人见过他真正的出手,调教的几个弟子,韩毒龙、薛恶虎被燃灯道人送死了,也不见他,有丝毫的悲伤,灵珠子身死的时候,太乙道人,可是苦的死去活来,还亲手为他塑造了莲花身,让灵珠子还阳,而道行天尊,身形有待回味。韦护最后直接成了韦陀菩萨。

最后变成了孑然一身的道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